花溪lionel

姑娘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别关注,坑品不好】
【生活里没有Leo还有什么意思】

第一次听到“飞雪连天射白鹿”还是在武林外传的片尾曲里,只觉得词作厉害,单一句便气魄甚好自成江湖,后来才知这不过是金庸若干小说的首字。

这几天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告别,父辈的“非常6+1”我辈的“咏乐汇”,父辈的武侠小人书我辈的金庸电视剧。其实缅怀的何止是两位本身,我们缅怀的是能跨越阶层、年龄、教育背景等等在几代人心里引起共鸣的的一个时期的见证。

这样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绝望。我居然还不如渣男了解我导的论文。

今日心情最down,300本书看到何时啊

我圈真是撕人体质一流,当然我不喜欢那个太太,从圈内劝退就不喜欢。但是说实话,每次一触到雷点就抱团站在道德高地打tag挂人的我也不喜欢。这不是产不产粮的问题,是我非常憎恨这种莫名其妙的正义感和道德优越感。
当然,我算老几,我不喜欢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你不喜欢我也没有任何影响,你算老几,我黑名单贼6。

要往好的方面想,坑还是要填的。
今年不过再来一年,事不过三,无非就是自己的问题

我发现坑有点多。。。申请延到国庆七天结束前填完可以么😂三个一天全写完不太现实

【原任】枯荣-上

 

  茶馆里最不缺的就是江湖人,管你是什么三教九流,只消花上两个铜钱进来坐一坐,优哉游哉喝着茶,听那说书人敲一敲醒木,保管浑身舒爽,那跑江湖的乏儿也像是消了似的。这茶馆里的说书人也不得闲着,一边得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留意时下最新的趣事,一边还需仔细揣摩,思索如何才能将这趣事说的千回百转直教人肝肠寸断。说书是门学问,一般人是断断做不来的,久浸茶馆的听客们耳朵刁了,明月山庄麻衣圣教的爱恨情仇讲了一百八十回,台下嘘声一片,说书先生下不来台,只能抹了抹额头上斗大的汗珠,回忆起最近读过的几本时兴话本,终是敲了醒木。

  “诸位且坐不慌,小二快添第六盏茶,我给各位讲一桩新奇事。”

 

 

  却说严州城外有一户人家,男耕女织,日子不富足倒也乐于清贫。这对小夫妻为人处事颇有分寸,街坊四邻也处的很好,硬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子息单薄,婚后多年只有一个女孩承欢膝下。这家夫妻也不同于别家,命里无子也不强求,只把这女孩当作男孩一样培养,供她读书识字。一开始还有嘴碎的来这家念叨,说这是女娃迟早嫁人,多读书反而不好,这家男人倒是挺直腰板固着一根筋,说什么读书明理,他家闺女将来行走世间要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话。久而久之,旁人也见就怪不怪了。

  但好景不长,那几年严州城暴雨,河坝决堤,水淹的是漫山遍野,一时间别说庄稼地,就连房子都给淹没了。暴汛之后便是粮食短缺瘟疫频发,这家男人之前抗汛的时候便被征作苦力,几周没日没夜的劳动再加上粮食都省给了妻女,因此瘟疫一出他便病倒了,妻女衣不解带守了三天也没留住,人还是在傍晚时分走掉了。

  这一家主心骨倒了,女人无法只能带着女儿熬着过日子。她一个女人养活自己已是勉强,每日靠着洗衣针织苦苦度日,女孩倒也懂事,便主动要求学习针线活,想着做这多些家里也能好过些,母亲也能轻松些。这女孩生来也算是巧手,一根针在指尖虚虚实实的晃一圈,再落到布面上已经是精致的图样了,更难得是,这女孩的左手和右手都很擅长使针,有了她的帮忙,家里日子才算勉强好过些。

  这女孩长到十一岁的时候,女人带着她改嫁了,女人的兄长也在瘟疫里没了老婆,他迫切需要妹妹的彩礼来找新妇。新嫁的这户人家还算有两个闲钱,就是男主人脾气有点暴躁。女人的父兄拉着女孩跪下,硬按着头让她往下叩,“爹”在喉咙里卡住千回百转却也没叫出来,那男的铁青着脸指着鼻子说往后有她好看。这桩婚事来的尴尬,过程尴尬,没的也很尴尬。女人依旧生不出男孩,继父脾气依然火爆,女孩学了一身的绣花功夫却真的只能用去绣花,她看着母亲额角的青紫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她无可奈何。

  十三岁的时候,她母亲死了。那天不过是个平静的雪天,她站在檐下看漫天白雪,继父拎着酒坛骂骂咧咧的进门,迎面就撞上了她。语言无法形容女孩那时的眼神,就像是沉静无波的老潭,又像是伺机而动的野狼。她继父被那眼神怔住了,过后才惊觉失去了一家之主的颜面,便恼羞成怒要打死她。女人慌慌张张从屋里跑出来,看见男人拿着酒坛是真要下了死手,便不管不顾的扑上去,男人于是更为火大,拿起身边的柴刀便一阵乱砍,女人几下就没了气息。变故发生的太快,待女孩反应过来时她的眼睛已经被血染红。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硬是从男人手里拽住了刀,然后狠狠的一刀插进那个畜生的胸膛。做完这一切她懵了,她看着和着血水的白雪就像是出现了幻觉,她强撑着自己不能晕。她听到邻居在拍门,这件事的动静太大官府迟早会来,她跪在地上拉过母亲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她颤抖着对母亲说对不起。时间已经不多了,血水蜿蜒出了门缝,有人开始撞门,她阖上母亲未闭的双眼,在门被撞开的那一刻在衙役的视线中跳墙而去。

 

【是的我要攒人品求顺利过过过了,27日前完结,写完了会大修】

【穗禾中心向】无妨爱我-上

 

  我从很小就知道,若有一天我能爬上那个最高的位置,我将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那没用的父亲和母亲就呆愣的看着我。他们俩作为鸟族上层最末流的贵族,除了空有孔雀爱惜羽毛的特性竟无半点争强好胜的心,数千年数万年的窝在自己小小的洞府里。说实话我是瞧不起他们的,他们胆小、怯懦、畏首畏尾,在天后的威严和光芒面前不敢言发一声。我为有这样的母家而羞愧。

  他们惊了半晌,终是憋出了一句话,他们说穗儿,你只是孔雀。

  呵,我只是孔雀,我是真的不明白,孔雀又如何,麻雀尚且能飞上枝头,我怎么就成不了凤凰?

  我于是开始接近天后,彼时我尚且不知道自己想爬上的最高位置究竟是什么,我只知道跟着天后,我或许就能拥有这世上最美妙的一切,获得无上的权利以及所有人的臣服。

  但是天后的身边岂是这么好待的,我装聋作哑、做了几百年可爱的小姑娘,全身心的侍奉和孝敬天后,但凡她有一丝不顺心我便凑上去柔情蜜意的讨好她,她也会似有似无的对我以示关心,在父母来觐见的时候也会顺口提及并夸赞我。久而久之,我真的以为我已在这位天后的心中赚足了好感,我自认为我的康庄大道已经铺好,我的未来一片明朗。
 
  然而我真的太天真了,这是几万年之后我再想起来总忍不住嘲笑自己的事情。上位者对你的善意就像是施舍,你满心欢喜以为这是欣赏,却不知道那只是对待猫儿狗儿的万分之一。

  新的鸟族女孩来了,她比我地位高贵,比我端庄大方,甚至比我懂得讨天后欢心,我理所当然的失了势,在天后和煦的微笑中识相的收拾包袱回了家。我走时南天门冷冷清清,没有表面上的关心甚至没有人告诉我何时可以回来,我落败了,这个事实比任何时候都残酷的提醒我到底有多天真,我这一千年简直就像个小丑,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如今不过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宠物。

  “我回来”或者说“我失宠”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鸟族,从此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都是族内的笑话,是茶余饭后值得消遣的谈资。我当初被天后“提携”时有多风光,如今我家就越被讥讽的凄凉,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足不出户,父母明白我一向争强好胜受不了别人在后面戳脊梁骨,于是就越发小心谨慎,变着法的讨我开心,可他们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唾弃自己没用。我在家一待就是百年,这百年间我一面思索自己的不足,一面留意天庭的最新动向。我放不下权术的执念,整日苦心孤诣的编排布局,就等待哪日时机出现,我这次能不依附于任何人。

  这时机说快不快,说巧不巧。那个接替我讨欢心的鸟族贵女,我竟不知是该嘲笑她的目光短浅还是佩服她的胆大妄为,比起我从天后那讨权势的曲折她更是一步登天,直接讨到了天帝头上。这两人红綃帐暖的时候天后还完全被蒙在鼓里,还是天帝到她宫中讨人封妃一气呵成时才知道的。可怜天后玩人玩久了,装贤也装久了,当着面开开心心恭喜说这是鸟族阖族的福气,可我太了解她了,她岂是那种能忍气吞声的人。这个妃子活不了多久迟早都要被天后弄死,与其让她自己动手不如我顺水推舟成人之美,岂不是更好。

【9月27日前我会完结掉,攒人品求顺利过过过啊!!!】

【c梅/未授翻】All Gone (Well Done)-上

    

摘要:

他在那一刻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掩饰自己。

他向裁判摊开双手假装这不过是一场意外。

他面无表情(因为他无法硬下心肠),假装自己不想一拳打倒正在冲他怒吼的Alves。

他抑制住想要把Leo压倒在地的冲动,假装自己不过是为了失败而感到沮丧。

他假装自己不想再听到里奥在他身下那样急促的喘息。

 

 

 

Tips:

1)非常抱歉,有些评论我可能还来不及看和回复

2)设定是Leo在这个赛季受伤以后的事情,这样你就不会对文章背景感到困惑了。

3)有一点要注意的是Leo在本文中有些行为并不是完全自愿的。我没有把它说成是强奸,但是,你知道的——要小心!

4)我不能让巴萨输,我太爱他们了,对不起!

(文章结尾会有更多说明的)

 

 

 

 

 

Before I met you(在我遇见你之前)

I never knew that my heart could love so hard(我从未领略一颗心能为爱跳动的如此煎熬)

Never knew that I could be broken in so many ways(我从未想过能把姿态放低到尘埃里去)

 

 

 

 

Cristiano 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他和Messi出现在了同一场派对上。或者说他知道的,就像所有他遇到的倒霉事情都有共同的源头,那就是lsco。

“伙计,快来吧!”

Cristiano翻了翻白眼。

Isco哀求道:“你不可以不来的”

“事实上我可以。”Cristiano耸耸肩。

“可是这场派对不同,”Isco做了个夸张的手势。这是由James的朋友举办的一场私人派对,他希望能通过这个引起Cristiano的兴趣。

“而且每个人都来了。”lsco继续苦苦哀求。

“是的。每个人但是不包括我。”Cristiano显然仍没有要来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不喜欢聚会,但今天的他实在是没有心情。

“听我说伙计,如果你不来,那就太不礼貌了。”Isco仍没有放弃。

“你知道什么是更不礼貌的吗?“”Cristiano盯着Isco眼睛冷笑道,“如果我现在打你脸的话。”但是这似乎对另一个人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得了吧,cris,快来,别这么扫兴,你又不是一个动不了的老头子,Cris. Cris. Cris. Cris-”

天啊,这个人真的好烦,“好吧,我去,但是看在耶稣的份上,麻烦你他妈闭嘴吧!”Cristiano一把推开Isco,力道很轻并没有像他表面假装的那么生气。

Isco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就对了伙计!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Cristiano现在非常后悔。

他不得不承认派对很棒,但是这不是重点。他周围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正喝着酒精饮料狂欢。Cristiano目睹着这一切,可是该死的,他仍然没有心情。他只能坐在一旁,喝着别人递来的蓝色鸡尾酒。

然后他又喝了些啤酒。

再然后还有一打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再再然后他便醉的一塌糊涂了。

他的脑子告诉他在这个时候打车去参加另外一个派对似乎是个非常好的主意,虽然本泽马把他一个人扔在那然后自己跑路了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他打上了车。他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他甚至都不在乎。这个夜晚看起来真他妈的没完没了。

 

Cristiano几乎是在走进这个屋子的一瞬间就僵住了。他看见巴塞罗那的阿尔巴坐在咖啡桌旁,咧着嘴开怀大笑,手上还拿着俗气的红色杯子。并且他还看见了同样满面笑容的一帮“熟人”,比如马斯切拉诺,再比如苏亚雷斯………

坦白的讲,比赛归比赛,他跟巴萨的人在场下并没有太多的过节,可这不代表他就愿意和巴塞罗那的球员们在同一个派对中一起尽情狂欢,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还没走出这个屋子就会彻底崩溃。

 

“嘿!”有人在他准备离开时拉住了他的袖子。 “看看谁在这里!”他转身看到伊瓜因这张老熟人的脸,或许是太兴奋了也或许是喝高了,他的大白牙格外闪耀。

Cristiano拍着他老队友的背 “你看起来很眼熟啊。”他开玩笑说。

“你在这做什么?”伊瓜因喝着酒反问道。

Cristiano扬了扬眉毛。“你问我?说实话我已经晕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在马德里。或者我应该问他们在这里做什么?“他巧妙地向巴萨球员的方向点了点头。

“什么?你说他们?他们找你麻烦了?”伊瓜因疑惑道。

“你说的倒轻巧,你们国家队最起码有一半都是巴萨的。”

伊瓜因翻了个白眼,“也没那么多......”他嘀咕着, “顺便说一下,这个房子是索菲亚的。”Cristiano不知道索菲亚到底是谁,但是这不打扰他去听伊瓜因讲述关于这位不知名姑娘的故事。

 

他只需喝下一瓶啤酒,然后再来一瓶啤酒。

 

 

 

Cristiano一直在给那天的自己找借口,比如说他当时已经非常醉了,再比如说他进那间房间只是为了寻找James。

所以他没有想过会撞见这么一幕:房间里没有他的队友,而梅西正坐在皮克的大腿上。他们相拥在床上,低声地、醉醺醺地说话。

Cristiano觉得自己好像在侵犯别人的隐私,见鬼的,这个场景十分像是做 爱的前戏。

皮克向后靠了靠,他的一只手放在梅西的臀上,另一只手则在拨弄小个子的头发。他们说话时脸贴得很近,语调也是带着醉意的喑哑,声线低沉。

Cristiano只能听清其中的几个字。

他应该转身走人的,他很清楚这一点。屋里的气氛正好,一个独自站在角落的男人是没有任何理由留在那里的。

但他还是留下来了。上帝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留下来。

他的视线被小阿根廷人吸引住了,尽管皮克挡住了他身体的大部分让他只能露出自己白皙的脸,那张脸上有棕色的眼睛和细腻的酒窝,而他们的主人正醉意朦胧的望向Cristiano。皮克不停地抚摸着那个小个子男人——西班牙人的手游走过他的背部和大腿,偶尔还会擦过他的脸颊。

但是他的动作似乎只是普通朋友间的亲昵,这个场景意外的纯情,让人简直升不起性暗示的念头。

他们的眼睛好像承载着不同的爱。

梅西突然笑出了声,紧接着是来自皮克嬉笑的声音,“看,Leo,我就说你撑不住的…”Cristiano望着床上的两个人莫名其妙,他妈的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想我可能需要再喝多点,"皮克说着站了起来。梅西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然后紧紧地抱住了西班牙人。皮克反应了过来,他把小个子男人放回床上“你想要我拿点什么?”

梅西思索了一秒钟,“恩…那些绿色的酒还有么,额,等一下它们是什么兑的?”

皮克转过身告诉了他,但是声音太低了Cristiano并没有听见,更猝不及防的是,他已经和背过身的西班牙人面对面了。

好吧,这他妈真是太尴尬了。

但是皮克只是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没有酒了么,伙计?”然后极其随意的推开他走了,整个过程无比的平静,皮克甚至连眼都没有眨。Cristiano傻站这看着他走远,直到后面有一个人撞上来了他才回过神来。

他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去扶稳那个阿根廷人。

“哦……对不起,”梅西咕哝着,双手紧紧抓住Cristiano的衬衫。

“没关系,”Cristiano说,他的双手仍然放在那个小个子男人身上以保证他们俩人都能稳稳的站立。梅西的视线依然是模糊的,他的目光缓慢地扫过Cristiano。

“对不起,”梅西又说了一遍,这次他的声音低了下去。他摆摆手示意Cristiano放开他,然后试图依靠自己的腿往前走,但是很明显这并没有什么用,Cristiano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帮助梅西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可能会笑出声。

Cristiano在梅西即将摔倒的一刹那抓住了他的手臂让梅西可以靠着自己的胸膛,但是正如他很快意识到的那样,这是一个错误。

怀里的梅西有些茫然的朝他眨了眨眼,他的脸颊正在逐渐变红,当他看到Cristiano的目光时,他又低下了头。

“谢谢,”他说。

Cristiano觉得他的大脑内一团混乱,像是被人把脑浆扔了塞入了棉花。“不,这没什么”他最后回答道。他的指尖有一些微微的颤栗,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他放开梅西,看着他离开。在黑色牛仔裤的衬托下,梅西右膝上的膝盖支撑几乎看不见,他的拐杖被遗忘在床旁的地板上。

Cristiano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把它呼了出来。

他并没有因为梅西而心跳加速,这只不过是该死的酒精作用,对,一定是这样。

 

 

 

 

 

Cristiano并没有忘记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那强烈心跳所带来的深刻印象——但是他决定忽略这件事,他要把它藏在大脑的最深处。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几周后,他又在诺坎普见到了Messi。

梅西现在仍然没有上场,他坐在一边,手指紧紧的抓着拐杖。在海军蓝夹克领子的衬托下,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

比赛结束后,Cristiano走到球场上漫不经心地和巴萨的人握手,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梅西吸引了,他看见内马尔从座位上扶起梅西的时候他笑得非常开心。Cristiano的视线很快就转走了,他不想被人盯着看,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眼睛里的情绪。

但是他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恩,毕竟在球场上无视对手是一个很无礼的举动,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梅西又回到了球场上,内马尔搂着他的脖子好像在讲什么,但阿根廷人的目光转向了Cristiano。梅西对他微微一笑。

Cristiano愣了一下,当他决定回以微笑时,那温柔、棕色的眼睛已经看向别处了。

 

 

 

比赛结束大约20分钟后,他又在走道上看到了梅西。

“是啊,好多了。”梅西正用一种平稳的声音与电话那头交谈,他垂着头看着地面,左脚在地板上敲击着稳定的节奏,“他们可能会让我参加下一场比赛,也有可能会让我坐在替补席上,我不确定。”

Cristiano抓着训练包,他看着走廊两端的尽头。很好,都是空的。然后他回头看向梅西。那个小个子男人还没注意到他。

 

未免两人陷入尬聊的境地,Cristiano觉得他应该走人的,毕竟上帝啊,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么?

但是当梅西挂断电话并且将那双黑色的眼睛转向他时,他闪人的念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梅西看到他时惊讶的张了张嘴,但马上又闭上了。Cristiano翘起一侧眉毛。他当然知道如何在对方窘迫时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虽然事实上他并不是这样。

“我知道我不应该在这里,但是也只有这边静悄悄地适合打个电话。”梅西把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里,并试着向Cristiano解释。

“不,我一点也不介意。” Cristiano说道。

梅西笑了笑,转身提起拐杖。Cristiano注意到他其实并没有真正的使用它们,当他走路的时候他的跛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可能只是因为那并不舒服的膝具在支撑着他。

“你不需要拐杖吗?“Cristiano问道。

梅西惊讶的抬起头:“按道理来讲我应该需要的,但我感觉他们毫无用处。对我来说拐杖只是个形式,实际上我甚至都可以开始参加训练了,但是队医对我可能有点保护过度吧。”

“那么你的膝盖现在好些了么?”

梅西点了点头。

“很好,那这么说我们很快又要在球场见了,我都有点想你了,”Cristiano微微一笑,“我确定那将会是一场很好的比赛。”

当他看到梅西的脸突然开始变红并且刻意转移视线不去看他时,他发觉自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梅西低着头,声音软软的,甚至还有些含糊不清“恩,我想,即使场上没有我,那也会是一场很好的比赛。”他说话的时候,Cristiano正抑制住自己用指关节去摩擦他脸颊的冲动,他想抬起他的下巴,这样他就能看到自己的眼睛。他突然想知道自己在梅西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

“恩,或许吧,但这不一样。”Cristiano说着,他又更靠近了一步。

这一步所产生的效果可以说非常令他满意了。梅西慌张的抬起头,显然Cristiano的举动吓着他了,他浓密黑色的睫毛快速的扇动着,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了,梅西的脸烧的更加通红,红到Cristiano忍不住笑起来。

“我得走了,”他说着,又小心地走近了一步,他装作不经意地用手碰了碰梅西的肩膀,“如果齐达内听说我和梅西合谋,他会杀了我的,”他开玩笑说。

他的嘴角还挂着笑,目的差不多达到了,他心满意足准备走了。

“Leo”

Cristiano诧异的转身看向阿根廷人。

“下次见面,叫我Leo就行了。”

 

 

 

 

 

Here's the pride before the fall(在陷落之间我曾如此骄傲)

Oh, your eyes they show it all(但你的眼睛说明了所有)

 

 

"给我个理由 "皮克看着Cristiano,语气半是担心半是好笑。

Cristiano耸耸肩,来找皮克之前他居然没想好任何借口,为了这个他已经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次。

“我不会给你的”皮克不加掩饰的嘲笑他。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或许他当初应该换个人问。

“如果你没有充分的理由,我不会给你Leo的电话号码。”

现在他非常确定自己需要换个人问。

“我只是想问问他对于一件事情的看法,”Cristiano底气非常不足。

皮克向后靠了靠,双臂交叉着,脸上仍然挂着那愚蠢的、嘲弄的笑容“哦?什么事?”

Cristiano迎着他的视线。“关于比赛的事。”

“哈,”皮克笑了一声。“既然是有关比赛你为什么不先问我呢?明明我也在那儿。还是说,你想问的是更私密一些的事情?”

他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他只是想惹怒我。但不管怎样,继续留在这里简直愚蠢透顶

“没关系,不重要了,你不给就算了。”

他转身离开,但肩膀被一只手牢牢的扣住,“等等——等等……”皮克叹了口气,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Cristiano站在原地,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等着对方继续。

“我会一直保护他,你要明白和记住这一点。”皮克压低声音说道。他的笑容早就消失了,脸上突然严肃起来。

Cristiano点了点头。皮克又看了他一眼,眼睛眯了起来。

“手机。”他说。

Cristiano眨了眨眼,并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手机。”皮克重复道,伸出了手。

“哦!是的,当然……”Cristiano拿出他的iPhone,“给”皮克用他长长的手指轻敲着屏幕输入了电话号码,Cristiano几乎不敢出一口气,他害怕对方会突然改变主意。

然后手机被交还给了他。

“谢谢。”他微笑着说。

皮克担心的抿起下唇,他海蓝色的眼睛盯着Cristiano,“记住我说过的话,别让我后悔。”

 

Cristiano几乎是一上车就打开了手机,皮克真的把号码输进去了,虽然这个号码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

他盯着屏幕上备注的“Leo”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把手机扔到旁边的座位上,叹了口气。

我他妈到底在做什么?

他拼命让自己相信他并不想打电话给梅西,但他也一直没有删除这个号码。

 

 

 

 

当Leo赢得西甲最佳前锋和最佳球员的头衔时,Cristiano并不感到惊讶,他只是有一些失望。

他看着阿根廷人手里拿着两个奖杯在人群中穿行。他的西装品味真是越来越好了,黑色的套装与他柔软的身体完美契合,他腰部的曲线被昂贵的布料勾勒出来,线条一路往下,在他圆润的臀部那乍然收紧。

而那个人此时正笑着,他的酒窝有好看的弧度,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闪光着的昂贵的宝石。

Cristiano本想远离这里,但是他自我控制的能力直线下降。

“祝贺你,”他一边说,一边紧紧地抓住Leo的手臂,把他拉出人群。“祝贺最好的前锋。”他没有把自己的语气中潜在的痛苦隐藏起来。

就算这样,Leo仍然跟他走了,他甚至都没想从Cristiano的手中挣脱出来。

 

Cristiano带他们俩去的盥洗室可能比他自己的都还要豪华,白色的瓷砖配上金色的装饰,在灯光的照耀下炫目非常。

他松开Leo的胳膊,走到水池边打开了水龙头,依靠洗手已经无法让他冷静下来了,他又捧了把水浇在自己脸上。出乎意料的,当他转过身时,Leo仍然站在原地,双手不停地摆弄着他的西装袖子。这位西甲最佳前锋此时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小多了,甚至还有点迷茫。

这副模样的Leo简直要把Cristiano掠夺的本性从他的心里慢慢勾出来。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Leo问的有些小心。

Cristiano擦干手,转过身笑着看着他“我想祝贺你。”

“你已经祝贺过了。”Leo说。

Cristiano从Leo身边走过,然后锁上了门。锁的咔嗒声像是一声惊雷,又像是一道火花、点燃了空气中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那远远不够。我想给你一个你永远会记住的、属于我的祝贺。”

Leo的神情有一些怀疑,Cristiano知道这不能怪他。

“来吧,别那样,”他笑着说。“过来。”

他看到Leo在犹豫,他看到他的视线是如何在锁住的门上晃来晃去,然后又回到了他这里。也许这是他想离开的信号,也许他是怕有人突然进来然后撞见这一幕。但是最终,他还是羞怯地靠近了Cristiano,并在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

Cristiano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很高兴,他很高兴这个小个子一步步靠近他并在自己伸手把他拉过来时没有选择离开。

“很好,”Cristiano低声说,他感觉有团火在他的下腹燃烧,“现在,脱掉你的外套。”

Leo皱了皱眉,这次他很明显的迟疑了,“什么?”他又在摆弄自己的袖子了,看来这是他紧张时的小动作,“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按我说的做。”Cristiano说,他的声音低沉,语调里含着不容忽视的权威。Leo抬起头凝视着他,许久他将头偏了偏,开始脱下他那黑色的,贴服的西装外套。

一种强烈的控制欲贯穿着Cristiano。这是他非常擅长的,而且喜爱的感觉,他喜欢掌控一切。

Leo脱下了他的外套,Cristiano把它拿走并扔到一边。他现在能感觉到Leo的一举一动,他像个狩猎者,并且准备开始算计他的猎物了。





【9月27号前会全部翻译完上传的,后面翻译完会大修,求好运攒人品保佑过过过啊!!!!!】


嗓子发炎一路向东,终于到考试地点,还没上楼导师发消息来让整理联系方式,于是抢了前台小妹的电脑疯狂输入,现在也不知道还能再听多少押题,导师也没回我,保佑保佑一切好运,都要顺顺利利的啊!!!!!